精彩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首页 > 言情 > 《神厨小辣妻:相公,跪下唱征服》在线阅读 > 正文 逞强命旦夕,救奴始做菜

逞强命旦夕,救奴始做菜

奴家白 2668字 2018-10-31

“你是何人?胆敢在此口出恶言!?你可知你面前站的这是谁吗?!”小厮护着男子,跳脚大叫:“你是活腻歪了吗?!”

樱桃听了,直接一口唾沫喷到了小厮脸上,气势汹汹的仰天狂笑:“哈哈!我是谁?听你的意思,还要将我法办不成?老娘我行不更名,乃是你们当家夫人的贴身丫鬟!你樱桃姑奶奶是也!”

樱桃面上浑然不怕,可是天知道她已经快吓尿!这小厮话里的信息含量太巨大了,但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要认怂,死也死得有骨气一点,不能堕小姐的脸!

“很好,贺家教出来的奴才果然与众不同!本王现在更好奇贺帛要给本王的妙计了!”紫玉华服的男子气笑了,这段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今天这一趟出宫,本王想必会终身难忘!”

他是听门客来报,说青石街贺家有妙计献上,能解北方十万里干旱!

他大为动容,所以才暗访到此,一来想看看这个举世无双的人才是真是假,二来怕里面有什么机关和阴谋,所以今天带了一队暗卫过来,没想到那贺帛还没说几句话,他那小妾就神神叨叨的跑过来,请自己给他们一炷香的时间,先移步后花园赏景?

他虽然感到疑惑,但客随主便的道理还是懂的!可没想到啊,他一来到后花园,就遇到了这么个糟心的丫头!

绿衣小厮见了东王脸色,吓得几乎昏厥过去,他战战兢兢的指着樱桃大怒道:“好你个胆大包天的狗奴才,来人!把这贱人绑了,先千刀万剐,再把她扔到油锅里炸!给她留口气,然后把她浑身涂满蜂蜜,找一窝蚂蚁来咬死这贱人!”

樱桃大脑轰的一下炸了!她没错过男子自称本王,王……当今圣上只有两子,太子是当今皇后所出,还有一子,就是前朝余孽和圣上酒后乱智生下的东王!

眼前这男子,竟是东王!樱桃浑身一麻瘫坐在地上,任由暗卫将自己五花大绑,她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整个人浑浑噩噩,绳索勒紧皮肉竟未觉得痛。

“慢着。”东王眯起狭长眼眸,突然笑道:“将她绑到前厅,她不是说自己是贺夫人的贴身丫头吗?我倒很好奇,贺帛的夫人是个怎样的神人,竟能调教出这样一言难的丫头!?”

小厮听了大气不敢喘,连忙捡了珠子,赔笑道:“是!王爷您前面请,小心太阳晒着,奴才给您打伞!”

东王含笑点头,又兴致很好的逛了一圈园子,回到前厅就见樱桃已经被三个婆子摁在地上等候发落了,他看了一眼贺帛,见贺帛只是低头品茶,毫无惊慌怯懦之色,心中不由暗暗点头!这种不惧权贵的好男儿,自本朝开朝以来,他就没过见几个!这样想着,他心中就起了惜才之心。

又见贺帛身边坐的依旧是之前的小妾,那妾眼泛秋水,时不时朝自己看过来,其楚楚可怜的形态,竟让他欲念一动!他赶紧转了目光,暗暗恼火自己孟浪,又不耻小妾的做派,突然想起地上的丫鬟伺候的是贺帛的夫人。

那么问题来了,这都好几盏茶的时间了,贺夫人怎么还不见人影?

他不由皱眉问道:“贺兄,尊夫人何在?”

贺帛放下茶盏,拱手道:“殿下恕罪,愚民不知。”

想到那个女人,贺帛眼睛里闪过厌恶。

“东王殿下恐怕还不知道,我们家夫人是个洒脱人,来无影去无踪的,我们怎么知道她在哪呢?说不定前一刻还在府里,下一秒就扎到街上人堆里去了。”

张采薇娇滴滴的凑近东王,满脸委屈道:“民女吃过夫人许多苦头,正盼着殿下救民女于水火之中,没想到殿下就出现了,可知心诚则灵。”

东王一皱眉,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两步,满心厌烦道:“既如此,将地上的贱婢拖出去打杀了吧!”

来了这许久,贺帛也没盛上所谓的妙计,想必是老百姓以讹传讹,将消息搞错了吧!

想到此,东王已经生了退意,哪知那三个婆子刚要动手拉扯樱桃,门外却一阵风一样撞进来一个身影,那身影对着三个婆子就是一顿过肩摔,直摔的婆子哭爹喊娘,片刻之后,满屋子五大三粗的小厮和婆子都被撂倒在地,包括他带来的暗卫队长也着了道,被一顿狠削,现在已经蹲在角落里怀疑人生了!

好身手!东王心中大叹。

“谁敢动手?!”秦蜜震惊的护住樱桃,寒声道:“王爷,本府奴才不懂事,自有民女管教,还是不劳王爷操心了!”

她之前精心装扮了一番,穿的是最不方便打架的衣裳,没想到一来就听到这么火爆的消息,樱桃要被处死?!拜托,她才是樱桃的主人,想要欺负樱桃,问过她答不答应了吗?

“我是她主子,别为难她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秦蜜嘴上豪迈,其实心里想的是大不了就拉着樱桃跑路咯!走为上计嘛!

东王惊奇的看着眼前王八之气全开的女人:“你是,贺夫人?哇,你根本王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呵呵,你成功引起了本王的注意力!

秦蜜冷笑:“那在王爷想象中,民女该是怎样的?伤风败俗的花痴?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没想到古代没有网络,八卦还流传的那样快,难道这王爷就是因为闲得发慌,才来瞧自己这个臭名在外的女人吗?md!当她是什么?一个一个都欺负到她头上来!老虎不发威,真当自己是病猫了吗?

“不,怎么说呢?你很特别。”东王双眼冷冽:“就像是白雪中的一枝红梅,那么的与众不同!”

十分引人注目,跟那些庸脂俗粉完全不一样。

“额,承蒙王爷谬赞。”秦蜜打了个冷颤,勉强笑道:“王爷来此,想必是有事情和夫君相商,我一个妇道人家就不在这打搅诸位了,告辞!”话落,秦蜜就拖着樱桃,要抬脚离开。

“慢!”东王笑眯咪的打量着秦蜜,话却是跟贺帛说的:“这丫头辱骂本王,轻饶不得!但本王不是小家子气的人,更与夫人一见如故,本王今日与这丫鬟结仇是因几盘早点,夫人既要保这丫鬟,何不亲手做几道佳肴,贺帛兄以为如何?”

秦蜜整个人石化掉,连忙转头去看便宜夫君,却见便宜夫君正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自己,半晌,突然含笑道:“甚好!”

秦蜜咬牙道:“好,那就劳烦王爷和夫君稍等片刻。”

贺帛你个贺扒皮!老娘给你面子出来撑场面,你却打蛇随棍上,要老娘难堪!还有这王爷该不会是个脑抽吧?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对她一见如故?难道这王爷看自己格外与众不同,所以就刻骨铭心的爱上了自己?

千万不要啊!历史无数次证明,死得最快的就是皇室身边的人!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花痴妾有意,冷情郎无心 秀才富嫁女,千金穷寒酸 嫡妻破歹心,白莲挨掌掴 千金怀委屈,爹娘酿悲剧 酸小姐理妆,俏丫鬟撒泼 逞强命旦夕,救奴始做菜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