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首页 > 幻想 > 《灵爵》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审问风波

第5章 审问风波

陆宣 8657字 2018-08-02

不久,便到了目的地。

“你们先进去吧,我去停车,马上上来。”洛修远便把车开到后面去了。

简夜把我们领到办公室,他把嫌犯的资料给我瞄了一眼,让我先好好思考该怎么去入手。我稍微看了看资料,惊讶发现他竟然三天前后杀了五个教师,并且完美绕过保安和摄像头,杀人动机至今没说,而且也并不承认自己的罪行。不过没有确凿证据也不会把他抓进来的,估计还是因为需要记入档案、立案判刑,才需要我的出场吧。不过……到底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连简夜都他的承受能力开始认真起来。我越发有些好奇。

他看了看手表,叮嘱我:“再过五分钟你就进审问室,记住一定离犯人远一点,不要再发生以前那次那么危险的事情了。”

“我现在不也是灵爵吗?”我反问他,意思是自己不会有事的。

“你觉得他快还是你掏枪的速度快?”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让我有些在意又有些无辜。可是,我不再说话,我拗不过他,况且,他说的是事实,更是为了我好。

“之前发生过什么吗?”傅苒绪眨着眼睛,疑惑地望着我们。

“没什么,就是有些没有防范好,造成了一点……意外吧。”我低着头,暗暗咬着唇,始终没有明说。

“你们开始了吗?”洛修远和冷一正一起走了过来。

“我待会马上要进去,你们回来得正好。嗯……你们是选择在监听室旁观还是就在外面随便聊聊?”我转过去问大家的意见。

“当然旁观咯。”众人附和。

我笑笑,“受不了你们,这有什么好看的啊。那好我就进去了。”

简夜一直盯着我看,我对上他的眼神微微点点头,轻轻地说:“我知道,不要担心。”然后轻轻对他微笑。

两个警察站在门口守着,看到我便点点头,打开门。我一进门,就看见见不着光昏昏暗暗的狭小房间正中间坐着一个人,窗封闭着,窗帘拉得死死的,有些闷,有些让人压抑的气氛。真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摆脱这样令人作呕的环境呢。我轻轻把门带上,拉了一张椅子缓缓坐了下来。

因为考虑到不能给犯人压力和警戒,我要求撤回警察,并且希望毫无隔阂能像聊天一样审问我没有选择隔着一块玻璃审问,我心里轻笑一声,也难怪会发生那件事。

现在我正慢慢打量面前的这个人,他从我进来的那一刻就紧紧盯着我,这是一个没到三十岁还有些年轻的青年,他面容清秀干净,浑然没有杀人犯的样子,而且面带微笑,很是和蔼,感觉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毕业生。我这才知道,不是面无表情而难缠,而是伪装着一副笑脸看不出端倪才是真正的难缠。可是我却看出来了,他眼睛里的混沌,只有杀过人的眼里有的那份浑噩与轻蔑,还有那笑容背后的扭曲,有洋洋得意,也有恐惧。

我双手十指相扣,身子微微前倾。眼睛像看待常人一样,用极轻极缓的声音柔和地说:“你杀了人。”

面前本微笑着男子一瞬间绷住了脸,而这一瞬间我看出了他闪过一丝的疑惑、不安紧接着是释然与不屑。我知道他本已经做好我会旁敲侧击套话的准备,在缜密地构思着如何应答自如,可是他猜错了,所以他便犹豫了。

下一秒他哈哈大笑起来,“怎么这么大的警察局就让你一个小姑娘,还是个新人来审问我呢?而且一开始就问了一个这么简单又愚蠢直截了当的问题,是看不起我吗?”

他在掩饰心里的恐惧。

这哪里会逃过我的眼睛?

我微笑着看着他,脑海里飞速运转分析,他的谈吐不错,伪装的确一流,应该平时也不会是一个轻易被别人看透的人。随后我的嘴角微微上扬,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柔声说:“这是陈述句,不是问句。”

面前微笑的男子这才收起笑容,终于平静又严肃地看着我,义正言辞道:“我没有杀人,这话我已经在警察那里说了几百遍,他们就是冤枉了我。而且小姑娘,你看我像是杀人犯的样子吗?”他在说那句话时,便已经输了。我又注意到实则他也没比我大几岁,却对我用极其老成的语气。为什么呢?

我自若地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像,像极了,活脱脱一个杀人犯的例子。”

他这才紧皱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紧紧凝视我的脸庞。

我开始缠绕手指,玩弄的同时也抛出一句话:“这样更像了。一副自以为是洋洋得意、却又恐惧不安的样子。”我斜视着他。“你以为你是谁啊?杀人犯就可以这副样子了?”

“你……我并没有恐惧。”

我挑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然后突然凑近,低声说:“怎么啊?被我盯得心里发毛了吧?还说没恐惧,表面一副正人君子却有洋洋得意的样子,背后更是一副恐惧轻蔑的样子,真是让人作呕。”我这才明白,装成老成稳重的样子,容易把我的思绪跟着他的给牵着走,按常理一个人基本都会对长辈敬三分,畏三分。

面前的人马上凛然站了起来,套着手铐的手里握着一把小刀对着我,而同时我已经拿出银枪上了趟指着他的额头。门突然被打开了,警察冲了进来,我正对着那人,话却是却是对警察说的:“没事,你们先出去吧。”而后便冷眼看着他,“你看看是你刀快还是我的子弹快,嗯?”我微微一笑,他把刀丢掉,漠然看着我,方才的平静现在早已没有了。

“看你年龄和谈吐是某个不错的大学的毕业生吧,为什么杀人,而且是老师?这么神圣的职业是由得你沾满鲜血的双手伸向他们吗?”

“神圣?我呸。他们就是一群守钱的看门狗,眼里只有利益毫无判断公平的畜生!他们狼狈为奸不仅欺诈学费,而且还强奸女学生,校长却说什么为了学校的声誉不让报警,不然就劝退,我终于忍到那一天。”

噢?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语气像是变了一个人?找到突破口了。

“哦?是强奸了你的女友吗?”我靠在椅背上,定定地看着他。

“你闭嘴!你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他倏地站起来,那手铐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作响。

我突然低下头,自顾自地说起来:“也许这个社会确实有很多内心肮脏的人群栖息,可是老师这个职业,我相信这个职业许多人中,他们都是尽心尽力为我们学生着想,他们会因为学生而满足,会因为教育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学生而骄傲,我相信他们一定是有特别的原因……”

“你错了,他们就是喜欢钱,好色,和那些混混没有区别。”

我猛地站起来,语调有些激动:“你才错了!你知不知道有的老师备课备到凌晨三点,因为学生提出的问题会研究一个晚上做最好的解答,他们当学生出意外的时候首先保护的是学生有的时候甚至牺牲自己。你很多好的成就习惯都是老师帮助你、教育你。为什么有些老师明显资历够深学历够高还是选择教师这样平凡薪水低的工作,你又了解他们多少?只是这样根据个例自己自说自话毫不负责的下定义贴标签,你的人性呢?你不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类沾满鲜血的人吗?”

“可是,我是替天行道,并非……”

“杀死恶魔的人不是天使,在那一刻,那个人已经变成了恶魔。你知道怎样才能真正杀死恶魔不留后患么?你根本没考虑过吧。是,人性固然可怕,固然现实,可是人最真挚的情感,那样善良的本心,还有最坚强不屈的初心,千锤百炼中所成就的努力,才是化解世界中恶臭腐烂的污垢的最重要一环。”

面前的男人突然开始抽泣,我觉得他的老师应该也没有他说得那么不好吧。我缓缓站起身,淡淡说,“你已经承认了你的罪行,而且杀人动机我也明白了,那么你好好想想,我先走了。”

“请等一下。”我回过头看见他的泪水依旧不止,低着头,看上去好像还有欲说的话语。

我有些于心不忍,作为心理学家,认真倾听完也是我的职责,我回去安静地坐下来,促使他说下去,他便也继续说着:“我们教授人其实很好,他很认真负责,教课也胜过许多老师,一起与我做枯燥无味的实验,也请我做他的研究生,可是……”

简夜突然破门而入,粗鲁地把我硬生生拽了起来,重心不稳,差点向后倒去。“简夜,你干什么啊?”我先是不知所措,而后便动了脾气,朝他大喊。

“你的工作已经完成,可以离开了。”他毫不客气地拽着我的手腕带着我往门口拉。

我被他拖着走了几步便甩开他的手,揉了揉手腕,义正严辞地说:“简夜,你弄疼我了。请你清楚,我现在不仅是一个审问者的身份,我更是一名心理学家,而心理学家的职责是倾听每一个病人的病情,不然我就是不尽责。”

他愣愣地看着我,许久才说话:“可是他是杀人犯,你要为一个杀人犯看心理,未免也太仁慈了吧?”

“你知道吗,军队医生都是不管是自己军队的伤者还是敌方军队的伤者都会去认真治疗的。为什么?因为这是医生,作为医生的职责。而我也一样,这是我的职业道德。”

“岑若汐,你不要以为你自己很厉害就可以肆意了。这里是警局,不是你的心理室!不要玩小孩子的把戏好吗?你所谓的职业道德,只是好奇而已,作为一个年轻人的好奇而已,仅此而已。并不是什么你希望去拯救别人,又或者是倾听别人。在这里给我说职业道德,你未免还早了些,你还不够格。”

于漾拉着简夜,“简夜你说得太过了……”

“你错了!什么都是你认为你认为,你有想过我的感受么?我是真的在治愈完别人感觉很舒心,很满足,很自豪啊!这个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杀人犯,他们的本性不坏,都是有原因才会让他们憎恨这个社会,而法律和刑法都只是抑制这种现象的表面,并没有除根,根本没有改变本质,你们完全没有想要去找原因,去想解决的根本方案。”

“岑若汐,你在意气用事,你是在质疑国家法律么?他,他只是一个杀人……”他的表情完全变了样,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整个人完全僵在原地,说不出话来。“反正他的杀人动机也知道了,就可以立案了,本来就应该是死刑,现在他自杀了也没有什么影响。”简夜冷冰冰地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想离开。

“简夜,你怎么就能说出这种话?”我跑上去,灰着脸绕到他前方,用力捶他,“你就是法律的看门狗,明明你不是律师,你是没有感情的看门狗而已。都是你!都是简夜你,他为什么会自杀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呢,为什么……”我猛地滑了下来,跌坐在地上,不断流着眼泪,却没有闲情去擦。

于漾马上把我和简夜分开,“你们两个冷静一点。”而简夜则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就愣愣地坐在那里,不停地哭,也不知道是哭什么。我自言自语:“人性么?我方才说的,不都是糊弄人,糊弄我自己么?这样的社会,哪里有人性……”我紧紧捏着自己的衣服,心里愤愤不平,久久不能平静。

“若汐,你不要在意,我相信简夜他也是为你好,他肯定也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所以想让你离开的。他也很看重警督这个职业,就像你看重你的职业一样。”洛修远把我轻轻扶起来。

“对啊,我们都看见你审问的整个过程了,真的很厉害。”沐熏也在一旁安慰我。

“我本来还诧异你为什么一上来就直入主题,原来是为了刺激他,而且利用他本身的恐惧。你早就看出来他就是属于那种被刺激了就会失控情绪的人吧。就像上次在我企业,你选择了不同方案也是因为他适合的类型不同。岑若汐,你真的是一个厉害的人物,真不能小视。”冷一靠在墙上,语调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没有丝毫安慰的意思啊。

我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直接下了楼,奔出警察局,实则我不想在那里多待一会儿。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街上,我伸手胡乱抹了抹脸上。不只是人性、道德,什么时候各个职业间的代沟可以消失呢?每个人毕竟是独立的个体,人生观,价值观终究是不一样的吧。

即使对方是简夜。

正绞尽脑汁想着,思绪万千,没有注意周围,突然拐角处有一个很大的力起把我拉了进去,站稳后才发现面前是几个沃贝迪斯的人。“哟,我还以为这是谁呢?这不是我们著名的岑若汐吗,怎么就你一个?”他紧凑在我面前,眼睛直勾勾看着我,一笑:“落单啦?”

我推开他们,他们竟然也知道我是谁,我快步往外走去,不能在这里开战,我会处下风,先想办法逃吧,“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心情陪你们玩。”

“站住,把【琉镜】交出来。”一瞬间结界掩盖了我的上方,我这才觉得他们是要动真格的,马上双手把银枪紧紧握在手里。“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个东西。”

“你没有?珀梵琉斯其他人总归有吧?乖乖交出来,我们也不会为难你。”这一次我仔仔细细看了他们的卡牌背后没有在造人,估计是觉得就对付我一人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更何况他们已经有五人,对付我绰绰有余。

“我都说了,我没有那种东西!”我马上扣动扳机朝他们身上开了几枪,面前的人全部一翻身躲过了。我微微眯了眯双眼,子弹的速度竟然比不上他们吗?我飞快地跑到他们跟前又扣下几下扳机,随后换子弹,继续扫过他们,而他们之中只有一人擦伤。更多的是他们用卡牌挡住子弹。

果然一人与五人交战会处于不利的局面,我突然把对准他们的枪口对准了天上,然后扣动扳机,另一只手则是依然马不停蹄地对他们扫射。

我心中默念着:雪啊,柔和细腻那样纯白的雪,温柔地降下大地吧,给予此等内心灰暗的人净化吧,让所有人对你敬仰与爱戴。

霎那间,漫天飞雪。那鹅毛般的白雪轻轻地飘在蓝天空中,风呼呼一吹,柔软地雪全部朝一个方向飘去,面前已有两个人接触到雪被冰冻住,我在枪里注入了雪的精华,然后一跃跳到围墙之上对剩下的三人展开扫射,果不其然速度与数量都大幅增加,没想到如此好用,我心里大块。马上一个人又倒地,嘴里吐着白沫,小腹上则是开着一个窟窿,血流成河,身体也几度冰冷。

而正当我松一口气时,猛地发现背后有人,回身才发现站在原地的两人不见了,是隐身术,可是才知道已经晚了,背后遭受重重一击,我重重地跌落到地上,胃里一阵翻腾倒海,刺痛感迎面而来,而枪被甩到两米外,正想把它们拿回来时,一个人踩在了我的手上。

我强忍着疼痛,别过脸去,另一只手强掰着他的脚,对他怒吼:“你个畜生放手。”

“把【琉镜】交出来。”他面不改色地对我微笑。

“我说了我没有那个东西。”

面前的男人一把扯过我的下巴,他的手指过为用力把我捏得生疼,他眼睛直勾勾地对上我的眼睛,我在他眼里看出了杀意,不耐烦。“少说废话,把【琉镜】交出来,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你回去还是完整的,或者你根本回不去。”

我的眼神顶撞他,撇了撇嘴,显出不屑,然后丝毫没有恐惧的语气吐出了一段话:“你目中无人,当然可以把我杀了,随意啊,我祝你永远拿不到【琉镜】。”而特地在“永远”一词上加重语气,然后斜嘴朝他一笑。

“啊――嘶。”这人一脚踩在我身上,在我身上不停地踢打,雨点般的捶打落在我身上,而我的身体像是滚雪球一样翻滚着,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恶心,喉咙里都是粘稠的血液,我含着血腥味咳了咳,想尽力站起来,不料另一个人也控制着我。我嘶哑着喉咙说:“有本事你把我折磨死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样的能耐。”

他再次用力踹了我一下小腹,缓缓蹲下来,突然转温柔地抚了抚我的脸。“把你肮脏龌龊的手拿开!”我冲他喊道,然后又用力咳了咳,地上涌了些许我的鲜血,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的世界颠来倒去充满红色的世界,晕头转向地不知指向何方。

下一秒他拿开了他的手,开始伸手在我沾满鲜血的白色上衣上游荡,“撕拉”一声,我意识到身上的布料撕下来一块。我下意识去抓他的手,却被他反扣在地上。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我瞪着他。

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重复着那个动作。我偏过头紧紧闭着眼睛,含着泪水紧紧咬着嘴唇,身上止不住地抖动,嘴里的血腥味又弥漫开来。胸口一阵凉意。

“皮肤真嫩。”我依然没有睁开眼睛,紧紧咬着嘴唇,心里只是呐喊着:不要,不要,不要……

接着我听到一声惨叫,我缓缓睁开眼睛,便看见面前男人的两只手被砍了下来,鲜血淋漓几乎是一涌而出。

我恐惧地抬起头,发现简夜正表情复杂却又心疼宠溺地看着我,他手中沾染着鲜血的刀还隐隐泛着黑色的寒光,如同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一样。后面跟的是是洛修远、于漾和冷一也同样以五味杂陈的表情看着我。简夜缓缓脱下外套盖在我身上,随后把我轻轻横抱而起,我的重心慢慢离地,自然而然地往简夜怀里缩了缩。然后简夜又看了眼地上翻滚着痛苦呻吟的男人,冷冷地说:“交给你们了。”随后他就控制着平衡尽量让我感到没那么颠簸难受,小跑回了警局。

看到面前熟悉的一张张脸,我把脸背过去,朝着简夜然后脸完全埋在他怀里,大气不敢喘,而眼角还泛着泪花。

在走廊好像撞见了与我们关系还不错的刑警。他先是打了招呼:“简警督好,岑博士吧,怎么受伤了啊,不要紧吧?”

简夜停下来,缓缓说:“现在医生都在吗?”

“在在,你快把她送过去啊。”然后只感觉到简夜重重点了点头又加快了脚步,身体更为颠簸。

意识到简夜停了脚步,我挣扎着睁开眼睛。“别动。”这是简夜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看了看周围,房间过于明亮让我觉得刺眼,我稍稍眯了一下眼睛,然后才看清周围,这是一个不大的治疗室,但器材齐全。

“不愧是警局,还有自己的小型医院,不过这也太小了吧,万一出了大案子哪里容的下这么多人。”我揉了揉眼睛,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

“这是我自己的治疗室。”

等我再去回味刚才他轻声说的那句话后,才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真的假的?”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带着少许哭腔。

他轻轻抹去我眼角的泪水,淡淡点头,却又温柔地“嗯”了声。

“简警督竟然会带外人来啊,这是您的女朋友吗?”一听我红了脸,刚想说话,简夜抢先说:“这是同事,她受了点伤,你们帮她好好看看,不要伤了脑子影响工作。”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没有理睬,把我轻轻放在床上。我这才好好打量自己的身体,衣服虽然破烂不堪但还是算完整,只是白T恤上都是大大小小的鲜红血渍。

一个年轻的女医师先是给我做了全身检查然后帮我把脸弄干净些,看起来人也精神点。然后他们才小心惊呼:“这不是岑博士吗?”

我点点头,抱歉地说:“麻烦你们了。”

检查报告出来后,女医师说身上都是不深的外伤,其他地方上上药膏消消毒就没事了,就是肩上有一处需要缝针。然后她突然露出尴尬地神情,继续说:“简警督他从来不打麻醉,所以我们这里没有……”

我猛地转向简夜,从来不打麻醉?他怎么做到的?简夜微皱眉头:“所以……我去帮你买吧。”

我看了眼肩上的伤痕,摇了摇头说:“不用麻烦,就这么缝吧。”

“可是会很疼。”

“没有关系,又不是没麻醉做手术。”话一说完,简夜突然站起来向我缓缓走来,在我面前撩起左手的袖子然后白干白净的胳膊伸了过来,中指上一个黑色戒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戴在他修长的手上倒也好看。“你这是干嘛?”我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给你咬啊。”我愣了老半天,才笑着推开的他的手。“不需要啊,谢谢。不过你倒厉害,竟然从来不打麻醉啊。”

说实话,缝的时候着实很疼,可是却也没有刚才的噩梦那么来得痛苦,我咬着牙,尽量不去看简夜,因为知道脸部也许会看起来很狰狞。而接下来简夜的话让我忘记了疼痛。

他静静地旁若无人地说:“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我是真的觉得警督是个不可侵犯的职业,我很中意它,这也是我选择当这份职业的原因,明明我之前就知道你很感性,并且很痛恨周遭的一切现实元素,可是我却还是这样不顾一切把所有都说了出来。而且,不能再让你发生以前的意外了,你要是受伤,我真的......不好受。”

我缓缓低下头,咬了咬唇,手中玩弄着衣角,把它捏了又放,接着又揉在一起,却用极为轻的声音回答:“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的职业道德,我是个心理学家,确实应该选择理性,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他笑着摇头。

“好了缝好了,每个星期换两次药,半个月后来拆线吧。”医生轻快地说,我连忙向她道谢。转身走的时候发现简夜已经离开了。

我最后与他们道别,随后走出治疗室,转身便看见简夜稍稍靠在墙上,耳朵里塞着耳机,他微闭双眼,双手自然地垂下插在口袋里,随后他睁开那双深邃的黑眸,对我相视一笑。

我走近了一些,笑着凝视他的双眼:“你在听什么?”

他扬了扬手中刚从耳边摘下来的耳机,把它缠绕在一起后,又悠闲地甩了甩,轻笑:“没听,只是在等你。”

――只是在等你。

数群白鸽在同一时间倏地划破寂静无声的天际,那成群结队整齐排翅膀的“扑扑”声,宛如换季大迁徙时那样震撼人心的有声画面。不知是否那好似一个大家庭的队伍里是否会为了其中一只看似渺小毫不起眼的小白鸽而滞留脚步。然后,我便看到了,一只白鸽脱离了队伍飞往了反方向,而又有一只竟也跟着飞向了反方向,像是飞速浮动的云层,在蓝天的背景下盘旋一圈又一圈,像是比划着只有它们自己看得懂的符号语言,像是无声却又有声的告白。

原来它们中也有如此温馨又郑重地陪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序真实的梦境 第2章 他们是灵爵 第3章 怀疑 第4章 奇事开端 第5章 审问风波 第6章 不明的悸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