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首页 > 幻想 > 《灵爵》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奇事开端

第4章 奇事开端

陆宣 11704字 2018-08-02

一回到教室,我便气喘吁吁地脱口而出:“简夜,于漾!楼下发生凶杀案了。”当我正以为他们要惊讶一下时,竟然他们没有太过觉得出乎意料之类的,反而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愣了几秒钟。

“我们学校竟然也有?”简夜迅速地收起了手机,跟着我出了教室,其他几人也一样跟在后面。

我边跑边问:“什么叫也?”

“刚刚警局总部上头给我打紧急电话,说附近好几所学校的老师被砍杀,让我去现场看看。”

我马上回想,那个人那么大道口子确实是砍杀,于是我又问:“嫌疑犯抓住了吗?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这件案子交给我处理了,没想到竟然有人在我们眼皮底子下作案,真是活腻了。”我隐隐约约看见简夜的眼睛里闪着火光,他工作的时候显得异常可怕。

简夜与于漾马上就进了现场,一到便开始蹲在地上研究些什么。我立马拦住沐熏和傅苒绪,微微摇摇头说:“你们还是别看了,会有心理阴影的。”沐熏也有些吓到,发白干燥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她轻轻点点头,而傅苒绪虽面上没什么,骨子里还是透出一些冷傲,但也驻足没有进去。

我站在门口,把头悄悄探进去,轻轻地问正在认真观察的两人:“需要我进来吗?”

“不用了,若汐你待在外面就好,等逮捕到人了就需要你了。”而后他们马上又投入到工作里。

我轻轻“嗯”了一声,缓缓退出来,接着余光看到黑影闪过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拿出银枪上膛对准背后:“是谁?”看清面前人的脸以后,我诧异地问:“陆教授?”

他马上举起双手。“岑若汐,不要拿那么危险的东西对准我。”我刚想放下手,而后又快速举起来依旧对着他,他微微眯眯眼,厉声问:“你这是做什么?”

我心想他也有可能是嫌犯,因此不能放松警惕。“您……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前在哪里,做什么?”

“这怎么听起来像在问不在场证明呢?”

我咬着牙,手指马上抵着扳机,声音上扬了一个调,厉声问:“难道真的是你杀的?”

“杀?果然出事了么。我半小时前一直都待在实验室里。”他的表情很镇定自如,眼神没有飘逸恍惚,没有因心虚而避开我的眼神,却也没有直勾勾看着我来刻意掩饰,想必是真的。

当然还不能完全相信。“你旁边有人证明吗?”

“没有,就我一个人,你可以把枪放下了吗?万一走火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推推自己的眼镜,已经往办公室里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补了一句:“沐熏就别进去了。”

于漾头都没抬,他暗暗说:“陆教授,请您配合,不要破坏现场。若汐,你进来。”于漾对我耳语:“陆教授是嫌疑人吗?”

我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表情很真实,但是如果他是提前知道我会观察微表情,又或者本来就是训练有素的人就不一定了。”他点点头,示意我出去。

沐熏见我回来后,轻轻把我袖子一拉,也在覆在我耳边悄悄地说:“若汐,你看陆教授的头发。”

我的视线缓缓爬上去,猛然发现他的头发隐隐有绿色,心里暗暗嗔道怎么一开始没有注意到。我拉了拉洛修远的衣角,示意他看上去,他顺着我的眼光看去,表情也有些惊奇,随后点了点头,然后他示意大家都把头发染色的地方转过去。

“陆教授,敢问老师也可以染头发吗?这样看起来不像不良少年吗?”刚问完我才发现其实大家都真的很像。

“这不是染的。哎?你们不知道我也是灵爵吗?”

“安排我们一起在这里的是教授您吗?”冷一微微靠在墙上,双手竖直插在口袋里,眼神尖锐地看着陆冥枫,而嘴唇却悄然声息地斜上扬。

“可以算也可以不算。”

“这话怎么说?”傅苒绪摆弄着自己的卷发,整理好后手自然地放在背后,仔细端详着面前刚刚年过二十的男人。

“我在收到你们入学资料的时候就察觉到你们是灵爵,所以知道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而也可以推出我们即将面临大事。于是我便去查资料想探个究竟,结果一无所获。”他无奈地摊摊手。

紧接着就看见于漾和简夜两人出来。“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差不多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把在现场采集的东西送过去。”于漾突然停了停,转头看向洛修远。“你们帮派的人办事速度怎么样?”

“你说呢?”他微微挑了挑眉毛,嘴里全是不屑的语气。

“办事质量好么?”

“当然了。”

“很好,拜托他们把这个送到警局。我们现在去另一个学校调查。你们反正得留一个人看着现场。”

洛修远马上掏出手机到角落里打电话。

我马上拦住简夜,问他:“嫌疑犯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不用管,警察局会去把人捕回来,你到时候帮忙审问就好。”我把手放下来,低着头半天才说好。“我只是担心那个人会再次到我们学校来作案。”

“不会的,他只是看见我们学校没有缠人的保安所以才进来的。我们先走一步了,你们保护好现场。”

我点点头,随后转身看着表情尤其意味深长的陆教授,我想了想,还是问他:“为什么我们学校没有治安?”

“没有安排,而且大家都是不用保护的人,不是吗?”

“可是他是普通人啊。”我指着里面的人说。“而且不用保护人,学校的财产呢?还有学校的……”我突然停下来,自己开始思考。“对啊,如果是随机作案,那么杀人动机是什么呢?”而后我变看见陆冥枫的笑意更深。

之后我请他把办公室的门锁起来,以防万一让他也在外面看着。我们一行人回到教室开始商讨。

过了一个小时,我接到了简夜的电话。“你可以过来了。”

“抓到嫌疑犯了?”

“是的,可是有那么一点出入。待会警察局的人会来,你让他们准备准备。你把电话给冷一,我有事和他说。”

男生拿到电话后安静了十五秒钟,期间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只见他终于说:“好的,再见。”便把通话挂断。他把手机还给我,我问,“他和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有一点事,出去一会。”

我看了看完全不知所措的沐熏和傅苒绪,轻声说:“你们如果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吧。”

她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不行,出了这么大的事,而且大家都在忙活我们怎么可能好意思休息。”沐熏站起来坚定地说。“而且万一学校出了什么乱子又或者沃贝迪斯的人来了我们还可以挡一阵子,若汐你快忙你的吧。”

“虽然我还有很多事,但是我也该留下来,你小心。”傅苒绪也没有离开,她坚定地看着我,我便点点头。

我下楼遇到陆教授的时候,提醒他警察局马上要派人来了以后,才急急忙忙赶去警察局。一赶到警察局,我就寻找于漾和简夜。

“岑若汐,几次作案不是一个人。”这是他们看到我后,奔过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一下就愣了,看着他们微微着急的表情,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我才结结巴巴地问:“那你们抓到的嫌疑犯是?”

“不是闯进我们学校的人。”于漾倒来一杯水递给我。

“哎呀,这个时候还喝什么水。那么现在还逍遥法外的人就不是随机作案了?”他们点头。“糟糕!那他们有危险啊,方才沃贝迪斯的人刚来过。”我马上想转身奔回去。

“你别急,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洛修远说明情况,他们那边他们会注意的。首先我们要先找出另外那个犯罪嫌疑人。”

“那么我先去审问那个人?”我开始整理着装,再打算稍微准备一下。

“不,你和我们一起去找嫌犯。”于漾拉起我就往外面走。

我被半拖着半走着犹豫着说:“可是我又不会破案子。”

“那个人有双重人格。”

我惊讶地看着他们:“你是说他有精神分裂症?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人格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案?”

“有可能,我们只是推理出他有精神分裂症。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这样一说,我才明白了几分,而后转念一想又继续问:“你们怎么推出他有精神分裂症的?”

“从伤口。”于漾神神秘秘地说:“我在看到主要引起死亡的伤口后,发现伤口的正下方死者的衣服破裂,而他那里只是轻微的刀刃擦伤。”

“原来如此,所以是因为在杀人时,另一个人格发现自己在杀人马上停止动刀,而后又不知什么原因又被另一个人格取代结果还是杀了人。”

“Bingo。”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对了,怎么没看见简夜?”

“我们去冷氏集团。他去取车了。”

“冷一的企业?为什么?”我停下脚步来。

“嫌犯是他们企业的人。”还没等我问,他又继续说:“鞋印。现场留下的鞋印我们第一时间拿去鉴定,发现是他们企业统一皮鞋的鞋印。刚刚我和冷一说过了。”

“那也有可能是伪装成他们企业的人啊?”

“第一点,冷氏企业的服装从来不外传,一直都是定做定发。第二点,你忘了我刚才和你说那人是有双重人格的吧?而且一定是心理有过教师带来的创伤,因为随机作案的目的一定不是个人恩怨或者贪图钱财美色,所以才选择教师杀害。我猜测他的智商也一定不低。好了,简夜他开过来了,我们上车吧。”我哑口无言,心底越来越佩服这两个人。

“你们是通知冷一将逮捕他们企业的人吗?”

简夜手边转动着方向盘边回答说:“不仅仅是这样,我们还让他帮忙抓住嫌疑犯。毕竟画像我们已经推出来了。”

“他竟然倒是会同意啊。”

“你说一个人有精神分裂症在自己的企业工作却瞒过总裁的眼睛,那个总裁会没有兴趣吗?”我想了想,着实有道理,又被说得哑口无言。

“他的画像是怎么样的?虽然我已经听过几次你们做简报了,可是还是想再听一遍,虽然我知道我不是破案的料。”我坐在后面,缠绕着手指,头却偏向外面,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移动的风景。

“身高在一米七八以上的微胖男人,年龄不超过四十岁,左撇子・・・・・・”

“停!”我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身高为什么也可以知道?”

“你有看过现场吗?”我点点头。“现场有打斗痕迹,办公桌一侧边缘有抓痕,被害人右脑勺被敲过一击,并且他的脖子也有勒痕,由此可以推出嫌疑人一定是从后勒住他然后以右脑勺一击使其晕眩,而被害人当初是站着并且手抓着桌子。所以这样看来,他一定是不会低于被害人的身高。”我微微点头,细节虽然不太记得,但桌子边缘掉漆部分与主色调不协调的细节依旧记忆犹新。

其他我也不想问了,待会还要用脑,我便靠在车后休息片刻。期间模模糊糊感觉有人把车窗换成遮阳型。

一下车,我就拉了拉于漾的衣袖。他朝着我的视线看去,皱了皱眉,小声说:“看来他们是没危险了。”

“可是沃贝迪斯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我马上拉着简夜快步走进去。

“谁知道呢?你快给其他人打电话,让他们晚些时候去警察局。”我点点头,马上边走边打起电话,迎面就碰上向我们走来的冷一。

电话放下后就听见他们在说财务部,我就知道嫌疑人一定就是那个部门的职员。他们三个打算一起进去,我却拦住他们,摇了摇头,要求我自己进去。

“这样太危险了,毕竟他是杀人犯。”

“怕什么?我可是灵爵。”我扬了扬手中的枪,又马上将其收了起来,然后便推门走进去,顺手也把门带上。

里面的人听到声响马上抬起了头,我与他对视,我稍微愣了愣,那是面容和善的一位青年,看起来也是很斯文的样子,甚至可以和老实挂钩。

“你是哪位?”

我显出很慌乱的样子,演戏若沐熏附身。“我是记者,本想来挖新闻,可是没想到迎面就撞见保安,就逃上来了,没想到这里也有人,对不起,我会马上走的,能不能让我在这里藏一会?”

那青年没有多大犹豫,马上邀请我坐了下来,并且泡了杯咖啡给我。倒也热情,都可以用极其正常来描述了。

“现在的记者这么年轻啊。”他搭话。

“我还是大学生呢,先来实习,你也挺年轻啊。”

“过奖。可是我只是个职员而已。”电视财经频道里播着股票市场的最新走势。

我转头仔细听着电视里主持人的讲解。“啊?牛市要转为熊市了啊。”我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失落极了。

“先别这么早下定义,你看k线的走势和这几天的最低点,还没有到达两千三百点要到熊市未免太早下定义了。按照今日股市,可以推得接下来一个星期股票绝对会大涨。”

“真的吗?”我微微眯眼,心理的疑惑已经得到了证实。

“其实根本无需在意这些有的没的,做股票嘛,你忘记了,不在意了,你就赢了。”

我虽然不怎么做股票,但是小的时候父母在餐桌上唯一会谈的内容也都多多少少听了进去,就像是被事先教育好的一样。所以一个极其顺口的口诀现在依旧历历在目:‘做到手中有股,而心中无股。’

我起身走向他的办公桌,眼睛凝视着办公桌上的奖状。“哇塞,全国数学竞赛二等奖,你好厉害啊,学位一定很高吧。”

忽然他不作声响了,过了好久他吞吞吐吐地说:“我的学校没有批准我考研,因为我付不起学费。可是后来当我攒够学费,那群老师却还是一副居高临下地样子不停地像鸡蛋里挑骨头一样挑我刺说我不够格。甚至还让我再读一遍本科。”我心里清楚,他的情感一丝不挂地表现在表情上。

“啊?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如果你要是考研了,现在都可以是部门经理了。现在连学校都只想着骗钱。”

“是啊,有一次因为我欠了学费,他们还直接上门咄咄逼人地威胁我妈妈,可是我家里因为爸爸一直长病不起哪里担负得起。”

我转身伸手抱抱面前委屈的人,轻声说:“没事,你现在也在靠着自己的努力拼搏不是吗?你将来会让他们刮目相看的,对不对?”

“不对。”我猛地抬头,刚才那句话好似变了声,他紧紧抱着我。“我杀了人,我杀了人啊,回过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杀了他们,神志清醒后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我也跌跌撞撞逃了回来,现在想想我好不负责任,可是他们真的该死啊,为什么世界上要有这种人存在呢?”

我深吸一口气,杀人动机无非是情感、利益、复仇。

我挣脱他的拥抱,利索转身,起身走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从嘴里挤出“对不起”,声音弱得好似没有发出来,我径直走了出去,两个刑警进来把他铐上,他直到走完程序一直凝视着我。我一直低着头,好一会才开口说:“经鉴定,你得了精神分裂症很轻微的抑郁症,依我看,你的双重人格已经变成了一个,你的另一个人格已经在思想斗争中赢了它。可惜……晚了。不知道警局会不会因为你的病情减刑。”

“记者小姐,我至今不会后悔我的所作所为。”

我漠然地看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在他经过我的时候,又轻轻地说:“你明明有很多路可以选择去走的。”

他回首对我淡淡一笑:“可是我就选了这一条。你不是记者吧。”

看着他削瘦的背影,我从口袋里拿出录音笔往沙发上重重一扔,一个人蜷缩在房间角落里,头深深埋在膝盖里,自言自语:“是啊,我不是记者呢。”心里始终烦躁不安,没多久意识到身旁站了一个人,我却始终没有抬头。

“这么久,你怎么还是感情用事呢?”语毕,我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头,只是把头埋得更深了些,手更为用力了些。他说:“走吧,还要去审问一个人呢,大家也都在等・・・・・・”

“简夜,洛修远他们已经开始和沃贝迪斯的人撞见了,我们快去支援他们!”于漾冲进来,对我们通知。

“我这就来。若汐,你去不去?难道你都不顾大家的安危吗?”

“都是这个社会・・・・・・都是这个腐败的社会,都是这个世界的不公害的!都是因为它们,害了那么多本心不恶的人!都是因为它们!为什么啊,为什么它们没有错还要服刑?简夜,为什么我处身此地闻到的全是腐烂的味道、污垢的恶臭味。”缓过神来,我把自己吓了一跳,我安静地看着简夜的表情渐渐灰暗下去。

“因为・・・・・・这就是人性啊。”他丢下这一句话,就跑开了。

我的身体缓缓起来后,止不住有些摇晃着,轻微的晕眩,眼前是短暂的黑暗。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已经发出巨大声响的地方。

“住手,你们想要开战我没有异议,可是可以不要影响普通人的生活吗?”对面黄色衣服的男生微怔,他马上举起手,天空中整齐地排列了几十张卡牌在旋转,只见他单手一挥,空中马上出现半圆弧的结界。

我示意大家先不要擅自用运用灵咒,因为如果没有事先决定谁用容易造成混乱,而上一次一齐放出的灵咒太过危险。

只见于漾已经让他那鲜红的矛现形,他在手上把玩耍了几下才重新拿稳。在这空隙冷一持着他那把锋利蓝剑已经飞快地冲上去挥了几刀,面前密密麻麻的卡牌少了两行。“你这人怎么能抢先呢?我只是很久没上手了找找感觉而已。”说着也见他挥着长矛刺了上去。三排卡牌也全部一瞬间消失。

“你们这两笨蛋攻牌干什么,攻人啊。”简夜本身就训练有素,现在敏捷地冲到他们背后,拿出两把刀。

原来是要二刀流。

两秒钟的时间,一道黑光划过,两个人背上就已经显出两道不深的伤口,他们口吐鲜血,躲到一旁。

傅苒绪看到这场景把自己粉色的鞭子小心收好,便退到一旁悠然地坐了下来。“什么啊,战斗力这么弱,我都没有出手的份了。”就是那一句话的时间,那些卡牌一股脑都涌到傅苒绪身边包围起来。“小儿科。”女生冷哼一声,便挥舞着鞭子从破烂的卡牌中脱颖而出,那打在卡牌上的声音“劈劈啪啪”得,像放着小型鞭炮。

当女生有想悠然地收起鞭子时,我发现对面阵营的那群人脸上得意忘形的表情丝毫没有一点变化。我这才注意到这个结界里,人越来越多,最远处的一堆彩色卡牌里正在无限地制造人。而方才那些粗劣的“表演”都只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

“苒绪,看到对面的人了吗?快使风,起码要把它们吹得魂飞魄散四分五裂。”女生点点头,高速地挥舞着粉色的鞭子,面前则是一整块粉色在旋转着,而粉色的光突然冲破结界,起风了。随着她的鞭子挥舞得更加用力,她制造的类似于龙卷风的存在马上向那个方向攻击而去。那些卡牌马上不见踪影,可面前至少已经有十人不止。

为什么我们现在才发现有制造这么多人呢?

“就让他们陪你们玩好了,我们先走一步了!”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们消失在视线里,因为大家都在对付那新一批的人。

两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后面,幸好沐熏提醒了我,我才及时开枪,但他们却轻巧地躲过了。现在不得不怀疑那群人的真实实力,连制造者都已经挺强。他们手中握着镰刀,应该是普通的武器,笔直砍了下来。我低头从空隙中前滚翻翻了过去,转过身来那把镰刀又出现在我的正上方,我提起枪,挡过一击。金属碰撞的声音异常刺耳,我皱了皱眉头,于是马上腾空而起,跳到了两把镰刀上作为垫脚石,然后拿枪指着一人。“Goodbye!”随后“砰”的一声,右边的人将要倒下,而我又飞快地瞄准左边的后脑勺,又是“砰”一声,我跳了下来,他们倒地。我看了看其余人,摆了个“耶”的姿势,“搞定两个!”

就在我旁边的洛修远则正是赤手空拳在与一个同样手握镰刀的人相僵持。“你没有武器吗?”我正想帮他解决掉这个人,只见他因为速度过于快了,也不知道从怀里射出什么东西,而面前的人里面跪坐在地上,捂着胸口痛苦地呻吟一番,紧接着嘴里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这是什么?”我见状问他。他扬了扬夹在手里的东西,得意地看着我说:“毒针。”我嘟了嘟嘴:“还真是符合你的性格。不过你格斗不错啊。”他微微昂起头,“混黑道的这可是必需的。小心!”

还没回过头,一股杀气就从后袭来,我用最快的速度往旁边避开,右手上的银枪便被打到地上,并且手臂也擦到一点伤。回过头时一把镰刀正刺向我的胸口,从背后射来一支紫色的箭,让面前的人朝右躲了躲,我则立刻转身,“谢啦,小熏。”便把离自己不远的银枪拿了回来。然后左手又拿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我歪着脑袋,调皮地对着前面的人说:“对不起啦,我是双抢手。”然后只见那人的镰刀和胸口开出了一个窟窿,鲜血不断地往外涌,最终他也倒地。

同一时间,前面又传来几声撕心裂肺地吼叫声。我往前面探了几步,那红矛刺穿了一人的喉咙,鲜红的长矛上鲜血淋漓,只见于漾轻松地甩了甩,那人便被重重地甩到地上,早已一动不动。

简夜的两把刀则是闪着寒光毫不客气地划过两人的喉咙,我看着那摇摇欲坠的模样,再用力些恐怕连头都要被砍下来。

正对着的两个敌人战斗力惊人,反应迅速极其灵敏,而且后面还有人掩护,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原本想的方案是按照武器和战斗力分布,前线是简夜,于漾和冷一,因为他们手中的三大武器最适宜,而我,苒绪和沐熏站在后排掩护,修远空手空拳也很强,就让敌人守着以为他落单随后修远实行暗杀。

现在想了一个新方案。让于漾和洛修远作主力,长矛攻击力强,洛修远善暗杀,再让沐熏作掩护。这样敌人的注意里都会放在他们身上,必定能支撑一些时段并且掩人耳目。而后让傅苒绪造风,等到我周围风力足够大便腾空而起,让她挥动鞭子带动我踩上简夜和冷一的武器,再使简夜和冷一挡着我,苒绪加入方前战斗。随后在关键时候六人全一闪,我便一跃而起,两枪全力开火直中心脏,坠落时风速再起,让苒绪用鞭子抓着我手腕稳稳当当落地。

接下来剩下的都是小兵小卒,再换简夜与冷一冲锋。

我暗暗感叹这些人实在是不可小视,竟然让我们这样大费周章。下一秒就看到沐熏和傅苒绪弯着腰干呕,我走过去,轻轻拍拍她们的背。“你们还没习惯吧,早知道先让你们不要参与,这样很难受的。”下一秒回想起刚才的画面,自己也有些难受,太过血腥,我也有些扛不住。

傅苒绪摇了摇头,拿出手帕擦了一擦嘴,便起身有气无力地对我苦笑笑,“我没事,这样才能适应。”于是又把那粉色的鞭子抽出来,冷哼一声走上前去。沐熏轻咳了几声,便也紧跟上去,拿出那把精致的紫色的弓,站在后面掩护大家。

我对她们坚强的背影笑笑,人只剩下两个了,但是依然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大家都没有早点发现。“若汐,怎么了?”洛修远看着我的表情,以为发生了什么。

“啊,修远,你们已经忙完了啊?”我立马站直,整理了一下碎发,并且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嗯。”他慢慢朝我走过来。“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为什么当初我们几个竟然都没发现沃贝迪斯在制造人,如果早点发现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

“用了隐形术吧。”

“隐形?真的有那种东西吗?”

“可能吧,反正杀他们我们都没有借用自然界的物质,也算轻松。”他看了看我的脸,也许我的脸上写着不安吧,所以他又问。“你是害怕沃贝迪斯的真正实力吗?”我低着头没有说话。

“怕什么,我们大家都在呢。”我看着他们全部向我走过来,心里顿时安心许多。

――对啊,就算对手再强,我也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他们。

“那么我们怎么收拾残局呢?”

“把他们放在结界里一起压缩毁掉吧。”

洛修远暗地轻轻拉了拉我,俯下身耳语:“前面那个人不是陆教授吗?”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果然陆教授正迎面走来,我也马上迎了上去。

“教授,警局的人已经来过了?”

他点点头,“看样子,你们是已经抓到犯人了?”

“不仅如此,我们还和沃贝迪斯的人交手。”

“沐熏和傅苒绪,你们还好吗?脸色不太好看,是否需要回家?”

“没事。”

“没关系的教授,我们能撑得下来。”

“那就好。”

“陆教授,您是时候和我们说明事情的缘由了吧?”冷一在一旁定定地看着他,眼神谈不上尖锐,却很是冷漠。

“你们在成为灵爵的当天应该都有做到过梦吧?”我发现周围大家的风气都变了样,每个人都紧绷着脸。“我不知道你们的上一届灵爵是如何对你们说的,而他却对我说我们需要找一个东西,叫做【琉镜】。”他仔细观察着我们的反应。

“确实如此,可是他却没有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找到它。”于漾镇定地回答。

“是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多接几个案子,并且多与沃贝迪斯的人交锋,找到那东西也只能随缘了。你们现在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新的发现到没有,让人在意的事情倒是有。沃贝迪斯的人也许会隐身术。”简夜仔细思考。

“那这就有点麻烦了。”

“那我们为什么要多接案子呢?那些案子不都是发生在我们普通人的周围,又怎么能找出【琉镜】的线索呢?”傅苒绪困惑地看着陆教授。

“案子中必定会有奇异的地方,那就是需要我们来探索的东西了。我先回去查点资料,你们回警局录口供或者工作吧。”说着他马上钻进车里,消失在马路上。

“我回企业一趟办点事情,你们去吧。”冷一已经回头淡淡地朝门口走去。

“冷一!记得待会过来录口供啊。”挺拔的背影顿了顿,他微微点头,又继续自如地向前走去,那件黑色的风衣在风中摆动着。

“好了,我们去警局吧,接下来是我工作的时候了。”我站在原地伸了伸懒腰。

在车上我安静地躺在那里闭目养神。只听见沐熏轻轻地说:“简夜,若汐她到底要做什么啊?”

“审问啊,因为她是心理学家,所以她能根据每个犯人不同的情况进行疏导又或者是插软肋,而她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观察微表情,然后等她明白以后便能进行推到让犯人承认。前面在冷氏企业,你也听到了吧,她依靠什么方法让犯人供出来的。”

竟然又在我身上装窃听器。我狠狠想着。

“嗯,你们都好厉害啊。”沐熏的赞叹让我心底骄傲一番。

“哪有啊?”我缓缓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也很厉害啊。《冬之使者》我们可都是看过的啊,你的成名作可经典了,这么年幼演技就这么好,而且天生美人胚子一个。”

“若汐,你长得也挺好的,五官端正,你不也是16岁就拿到心理学博士学位吗?”她开心地对我笑笑。

我则是一手撑着头,鼓着腮帮子嘟着嘴说:“还真是不想被你这样的美女说好看啊。”

简夜则是觉得好玩,在我鼓起的脸颊上戳了一下。我冷眼看着他:“你干什么?”他则是倏地像个孩子似的笑了。“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幼稚啊,和你警督身份不符啊。”

“哪里幼稚了?是谁第一次进犯案现场的时候问凶手是不是一个老大爷的,而且看见尸体又是呕又是上吐下泻的。你说对不对啊于漾?”

我刚想反驳,坐在副驾驶的于漾回过头说:“对啊,当时可好玩了,我还以为这个小女孩走错地方了,还以为或者是哪个侦探的助理,没想到竟然是位心理学家,还是博士。”

“你们两讽刺够了没?我当时只有16岁啊。”当时确实年少无知,而且对于社会了解也很少,浑然一个纯真无邪不闻世事的小女孩。

“我们也16岁啊。”

这话把我说得哑口无言,我哼了一声,双手交叉抱胸,直接躺在后面,闭上眼睛,悠悠地说:“你们再这样,那个人我就不审了,反正你们也可以严刑拷打啊。”

简夜马上坐直了身体,说:“那可不行,那个人意外难缠,估计打死他,他都有可能只字不提。你要是敢不审,我就扣你工资。”

我听着来了兴趣,立刻张开了眼睛,头歪着看着简夜。“难缠?怎么个难缠法?是那种无论怎样都不屈服的那种?还是一个面无表情的面瘫?”

“去了你就知道了。反正皮肉之苦,他肯定忍受得了。”

“你们是青梅竹马?怎么感情这么好?”洛修远开着车,东看西看,时刻注意来往车辆,却也不时搭上两句。

“他们不是几年前就一起工作认识的吗?”傅苒绪也不再休息参与聊天中,估计也是被我们吵得不能好好睡觉了。

“是啊,可是我们也一年多没见了。”于漾悠悠地说。“以至于我们都没认出若汐。”

“嗯……确实,没想到以前的傻丫头倒也越来越聪明了。”简夜打着趣。

“哪有,我以前不聪明吗,简夜,你小看人……”

而后简夜突然换了一副认真又温柔的表情,很悄无声息显得不那么唐突地打断我:“变化很大,也成熟了不少,你也长大成人了啊,也不再是那个让人一直担心的小女孩了……”说着他抬起头笑着看着我,我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心里莫名得焦躁却温馨,最后只是暗暗“嗯”了一声,倒也有些羞涩。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序真实的梦境 第2章 他们是灵爵 第3章 怀疑 第4章 奇事开端 第5章 审问风波 第6章 不明的悸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