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

安勒 著

完本 免费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是一部由作者安勒所写的言情小说,266555小说网第一时间为该小说爱好者提供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最新章节,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全文阅读,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全集免费下载!更多更精彩的言情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云雏鸾是当朝开国功臣骠骑将军云端阳的女儿,因遭二皇子设计陷害,家破人亡。 雏鸾为见圣面,查明冤屈,雏鸾在金门外长跪三个月,终于被司徒白带到了帝京。她面君,却发现二皇子司徒白药鸩皇上!阴谋被发现的司徒白想将云雏鸾收为已用,可雏鸾宁为玉碎,司徒无计可施,将雏鸾卖到了妓院“天香楼”,哪里知道,冥冥中雏鸾接待的第一个客人居然是……司徒夜。与此同时,更大的阴谋已经一点一点的展开……

113.7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8-02

在线阅读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是一部由作者安勒所写的言情小说,266555小说网第一时间为该小说爱好者提供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最新章节,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全文阅读,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全集免费下载!更多更精彩的言情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云雏鸾是当朝开国功臣骠骑将军云端阳的女儿,因遭二皇子设计陷害,家破人亡。 雏鸾为见圣面,查明冤屈,雏鸾在金门外长跪三个月,终于被司徒白带到了帝京。她面君,却发现二皇子司徒白药鸩皇上!阴谋被发现的司徒白想将云雏鸾收为已用,可雏鸾宁为玉碎,司徒无计可施,将雏鸾卖到了妓院“天香楼”,哪里知道,冥冥中雏鸾接待的第一个客人居然是……司徒夜。与此同时,更大的阴谋已经一点一点的展开……

免费阅读

北风吹雁。

成龙二十六年。

这一年的帝京,天寒地冻。

幽燕王都一片白雪琉璃世界。雪花大如席,狂飙电涌,帝京鳞次栉比的金殿,一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马蹄声“得得”!

马蹄声自云雏鸾身后响起,她的后脖颈子微微僵硬,因为长跪不起,膝盖早已经麻木不仁,简直要与地面的坚冰合二为一似的。

身旁的丫头湛露,瑟瑟发抖,同样也是跪在冷风中。

与云雏鸾一样,二人皆衣衫褴褛,看来好不狼狈。湛露感觉太冷了,不停的颤栗。朔风砭骨,让人遍体生寒。濒死的窒息感,一点一点,连同漫天芦花一样的飞雪已经落下来。

她看了一眼身旁跪姿笔挺的主子,讷讷道:“小姐,要不还是回去吧,这样长跪不起,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不妨事。”她深邃的眼眸看着地面,地面半透明的坚冰上,有自己的倒影。

云雏鸾的粉脸冻得雪白,如墨的青丝蓬乱的,湿漉漉的粘连在一起。积雪在逐渐的堆积,并且滴答滴答的融化。她简直好像是冰雪中的丰碑,额头上,珠圆玉润的水滴已经跟着滑落下来,落在了湿漉漉的衣服上。

衣服上的涓涓细流,滴落在湿漉漉的冰片上……

她那双黑漆漆的清眸,始终保持冷静与坚毅。

虽然已经跪了很久很久,但是云雏鸾那倨傲的姿态始终如一。她为了见一见“晋王”司徒白,在帝京金门,已经等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是跪着的!

想要面圣,并不容易!父亲云将军获罪以后,兵连祸结,她从将军之女,变成一个人人唾弃的反叛者,滋味并不好受。

从“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晚秋天,到目下“冬雪雪冬小大寒”的数九寒天,云雏鸾已经在金门外长跪三个月。

三个月,对帝京的百姓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于一个长跪不起的半大小孩来说,实在是煎熬过甚。

云雏鸾的衣裳脏兮兮的,从那正宫红的留仙裙看,那是帝京十四岁少女的装扮。

她自幼丧母,这还是父亲让人给自己做出来的呢。

这衣裳已经很久没有清洗了,缂丝失去了明媚,上面乱针绣的凤凰花,颜色也消失殆尽,那绽开线头的红鸾弓鞋可怜巴巴的露出乌青的流着脓血的脚趾。

十四岁的少女云雏鸾,看上去虽然狼狈,但是依旧如同冷冬寒梅,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沉静。

那张略微憔悴的脸,在听到马蹄声的第一瞬间,蓦地焕发出来一种兴奋的活力,那冰冷沉寂的眼眸,紧张忐忑的看着身后的高头大马。

马上的骑士仪表昂藏,阴柔的笑声简直比人到来的还要早。

她微微倾斜了一下颈项,目光所及之处,是骑士逐渐策马奔腾靠近自己的立体轮廓。男子剑眉星目,因为距离不断的缩进,男子嘴角的笑弧也是明显起来,那笑容,有嘲弄,有洋洋自得,更多的还是邪佞与吃惊。

晋王来了。

三个月的一个协议,难得的是,她做到了。

狂肆的笑声已经紧随而至,云雏鸾微微吸口气,握住了业已经冰冷的拳头,给自己打气。

她想!成败在此一举,父亲蒙冤已经半年,为了见到西宫最为得宠的二皇子晋王司徒白,云雏鸾已经等了一百天。

今日的机会,毋宁说,是三个月之前的约定,她已经遵守。

三个月之前,他说:“你果然可以跪一百天!我自然会助你一臂之力,你父亲的事情说来也是可大可小,没什么了不起!本王向来一掷决生死,你求我,算是你聪明。跪着吧,三个月后,你要是还没有死,本王必然会帮你。”

他言犹在耳,她信以为真。

三个月,乌飞兔走,日日煎熬,终于还是过去了。身为云将军嫡女的雏鸾,要不是自幼跟着父亲勤学苦练,身体素质好,现如今早已经冻死了。

司徒白的马儿惊嘶一声,打着响鼻已经人立而起,一个纵越,志得意满的飞过了云雏鸾的头顶。

雏鸾咬紧牙关,目光出奇的镇定。

除了蓬乱的发丝在随风飞舞,可以证明她还是一个生命体,其余看来,她简直好像是冰雕雪塑!

“果然是将门之后,逗你,一点儿都不好玩,随我入宫吧。本王言而有信,说了会搭救你的父亲,自然是说一不二的,不过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哈哈哈。”

司徒白,原本就是内心不可测量的人。雏鸾看一眼司徒白,暗暗的提醒自己,一切都要小心,尤其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会帮助自己但是处处和自己为难的人。

当今圣上诞育三个皇子,可惜的是,都不是嫡子。

大皇子司徒清华,面甜心苦,两面三刀。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伪君子,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帝京,是“司徒清华报仇,从早到晚”。

二皇子司徒白。

也就是眼前马背上神采奕奕的少年,二皇子司徒白自幼练习骑射,马背上工夫了得,与大皇子其实也是一丘之貉,为人自然不是好相与的良善之辈。

父亲的事情发生以后,她只能找这个人帮帮自己。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经过思考,这条路还必须要走。

二皇子,可以在十三岁就封“晋王”这足以说明他的手腕。

除此之外,晋王下,还有一个皇子。

三皇子叫做司徒夜,自幼体弱多病,这样一个病怏怏的苗子,却天生聪明颖悟,幼年饱读诗书,十岁诗书画印已经闻名遐迩,大概是天妒英才,三皇子到了十二岁以后,身体急剧败坏,时常闭门不出。

三皇子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坊间传闻,比老大老二还要神秘不少。

不过毕竟云雏鸾还是知道,这个皇子自顾尚且不暇,原是不能帮助自己的父亲平反昭雪的。

司徒白进入金门,将马儿的缰绳丢给了旁边的黄门官,黄门官已经毕恭毕敬的过来握住了马缰绳,悄然无声的去了。

他在等,等她到来。

她在丫头湛露的搀扶下,到了司徒白的身旁。

“本王只负责带你进去,其余的事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京里都说你聪明过人,我倒是要看看你何等样的聪明厉害,帝京不同外面,自己忖度着吧,该求谁,不该求谁,到底应该有个主见,莫要行差踏错了,死无葬身之地。”

他只说了一席话,完事以后,打了一个哈欠,已经大摇大摆的朝着金殿去了。

走了半会子,又是回来了,丢给雏鸾一面金牌。

云雏鸾伸手,在半空中堪堪握住了那金牌,飒然抱拳——“大恩不言谢,父亲安然无恙,我……总是会感谢你的。”她不知道究竟用什么感谢她。

现在,她已经一穷二白!要是一年之前,父亲还是名副其实“云将军”的时候,兵权在握,她或者还可以拿出来什么感谢他的东西,但是现在,已经不能了。

“本王可没有说要帮你到底。”

“到这里,臣女已经感激不尽。”她握着刻有“通勤”的金牌,目送司徒白去了。

“小姐,您看,这里的人,一个个寒蝉仗马一样,我们现在应该何去何从啊?”旁边的丫头湛露,在司徒白离开以后,咽喉终于解冻。

这个丫头,是从小就跟随在云雏鸾身旁的。湛露耿直,聪慧,知道什么场合做什么事情。

四岁那年的一场战斗中,孤苦伶仃的幼童,被云将军从死人堆中扒出来,后来的十年中,将军待她很好,她自幼与雏鸾形同姐妹。现在,遇到了危险,唯独这个丫头对雏鸾不离不弃。

闻言,雏鸾咬住了菱唇,“第一去找皇上,父亲东征西讨,多年来为帝京立下汗马功劳,难道皇上果真有眼无珠!”

“小姐,您注意……言行举止。”湛露左右窥伺一下,上前一步,已经捂住了小姐温软的樱桃小口。

“好露,都是我……带累了你。”她萎靡的叹口气,狼狈的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发丝。

倒是丫头湛露立即一笑——“小姐,奴婢的命都是将军救回来的,还说这个做什么?!虽然奴婢名义上是丫头,但是将军府谁人不知,将军对奴婢视如己出,奴婢现在!到了力所能及的时候,可不能隔岸观火。”

“好露,注意安全。”

云雏鸾抿唇。

看着长长的永巷,永巷两边有稀疏的寒梅在微风中瑟瑟发抖。

雏鸾收回目光,“实在不行,等而下之!第二去找李贵妃,现如今李贵妃圣眷正隆,应该也是可以左右皇上的思想。”雏鸾一边盘算,一边往前走……

司徒白回到了自己的金殿,并没有休息,而是想起来一件事情,他半眯危险的凤眸,朝着司徒夜的殿宇去了。

他的合璧宫,距离二哥的屋子并不远,这里依山凭水,清幽有过之,但是华贵远远不及。

司徒夜卧床不起,窸窣声过去了,珠帘翠幕中,先是有丫头洁白的手探出来,接着,这才走出来一个容长脸,面容憔悴的少年,他已经十五岁,但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不少。

多年奇怪的病,让司徒夜看上去萎靡不振,但是人人还是分外小心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