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玄幻 → 灰铅时代

灰铅时代

灰铅时代

悠久风 著

连载中 免费

剑与歌,火与血 王冠下的贪婪紧盯着邻人的土地 权杖下的金币填不满膨胀的欲壑 负荷重重的基石孕酝酿着刺耳的巨响 陷于烂泥中的灰铅渴望回归金般璀璨

16.9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02

在线阅读
剑与歌,火与血 王冠下的贪婪紧盯着邻人的土地 权杖下的金币填不满膨胀的欲壑 负荷重重的基石孕酝酿着刺耳的巨响 陷于烂泥中的灰铅渴望回归金般璀璨

免费阅读

绿茵之上,艳阳之下,旌旗招展、锦绣飘飘。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两座三十英尺高的看台正“嘎吱”作响。人群挥舞的手臂构成一道道波浪,打得那挂在两侧的香茅摇曳着散出阵阵芬芳。

看台上套着三色丝绸罩衫的士兵们昂首挺胸,精美的罩衫之下隐约可见的胸甲正银光闪烁。装饰着华丽织锦的长枪握在手边,刺向蓝天的枪尖略有些晃眼。

这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士兵,不敢有丝毫懈怠。不远处士官们时不时扫过的视线,总能够令他们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加挺拔。即便是从身后时不时传来的娇笑声与阵阵芬芳,也无法令他们生出丝毫的旖旎。

在那铺着厚实毛毯的看台之上,穿着华贵真丝织就礼服的贵族女眷,全身经过了精心的装扮。装点在色块分明的席位之中,如春天里盛开的花朵一样争奇斗艳。

“杀!”从那有着三道明显划痕的全覆式桶型头盔中,传出了这贯彻全场的词汇——轻松打破了那莺莺燕燕的娇声细语。伴随着那马蹄溅起的烟尘,就像是支发动冲锋的兵团。

“波西托!波西托!”柚木搭建的简易看台上传来的欢呼声,与头盔顶上的红色鸵羽火炬交相呼应。虚握着缰绳的骑士一抬手,高举着长枪向看台上的观众致意。

香肠厚嘴中吐出了不和气氛的话语:“波西托这家伙真嚣张,好像他已经赢了一样。”

一旁的金鱼眼立刻调笑了句:“你再嫉妒也没用,今天这个年轻人怕是要赢到最后咯。”

紧接着就有人出来打圆场:“谁让他是领地近十年来风头最盛的年轻人。要不是因为家里穷买不起全套铠甲,恐怕早就赚到属于自己的庄园了。”

早在这场比武开始之前,场内的骑士就在这片区域闯出了颇大的名声。在那些不安分的年轻人眼中,他就是最好的成功样板。而在平民少女的眼中,他更是竞相追逐的目标。就算是那些贵女们,也有不少在打听他的消息。

而在灰褐色栅栏的那一头,戴着卵形头盔的海姆·艾伦却丝毫不受这气氛的影响。随着那骏马一起一伏的奔腾,他的大脑中已完全放空,摒除了杂绪将自己身体的指挥交给直觉——飞驰中四周的景色变得光怪陆离,就连随风落入场内的枯叶也几乎悬停在了半空。

骑枪端平,瓶栓样的枪尖稳稳对准了正飞速接近的目标。即便在颠簸的马背上,艾伦健壮的手臂也如同钢铁般稳健,端着骑枪的手没有一丝的摇晃。双腿稳稳控制住马的速度与方向,彼此间的距离在飞速接近。

在波西托的视野中,迎面而来的长枪刺得自己头皮发麻。即便是在软木的包裹下,其投射的尖锐刺感也丝毫不减。

“噗!”艾伦抓住了对手的空当,那撕裂着风的长枪绕过了重重防线。就在众人脑海中已经出现一颗大西瓜就此炸裂的画面时,只见他手腕一转,枪头猛扎那绘有雄狮头像的盾牌。而后等待着骑枪在巨大动能的帮助下,将自己的对手推下马背。

“砰——”当握枪的右手上传来一股反冲力时,艾伦立刻将左手的盾牌略微一斜。紧接着那儿也传来力道不小的冲击。

“唏呖呖—”的嘶鸣中,原本飞驰的战马立刻就慢了下来。同时那根红色鸵鸟羽更是在马蹄下的泥地里一阵翻滚,随后和刚从沼泽里捕来的野鸭一样令人嫌弃。

原本威风凛凛的骑士骤然跌落尘埃,它冲击着观众们的理智——一时之间观众席上鸦雀无声。就连那些原本娇笑着的姑娘,也目瞪口呆地任由自己手中的丝巾滑落。可紧接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冲霄而起。

“艾伦!艾伦!”的欢呼声,几乎将观众席上又宽又大的油绸直接掀飞。那些半大小子们现在就像屁股上着了火,一刻也坐不住地又跳又叫。甚至挥舞着双臂用胸膛去撞击身旁的好友。

比起这些活力四射的年轻人,那些衣冠楚楚的绅士们可就要表现得冷静不少——不过这也仅限于他们之间的肢体语言。

“还好这次是斯福尔扎伯爵举办的竞技比赛,而不是那种传统的比武大会。否则波西托那家伙,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赎回自己。”这句话的主人与其说是在担心,还不如说是在幸灾乐祸。

紧接着出现的话语中也满是嘲讽:“传统的比武大会?波西托那家伙怎么能有资格参赛?这个赔钱货全身上下除了根鸵鸟毛之外,又有什么是他自己的。”

“你在他身上压钱了?”这位颧骨略有些凹陷的中年人,摸了摸自己鼻翼下栗褐色的小胡子。

刚刚出言嘲讽的胖子,此刻抖了抖自己的满脸赘肉:“这都怪我自己傻,被那家伙之前的表现给骗了。”

“被骗的可不只你一个,那家伙这几天可是连胜啊!谁知道会这样。这次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赔惨了。”

就在此刻,他们口中的波西托,总算是从落马的冲击当中恢复了过来,虽然身穿沉重的全套铠甲,但他还是凭借着自己强壮的肌肉,四肢并用地爬了起来。紧接着这家伙并没有按照规则退场,反倒拔出配剑走向了艾伦。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原本欢呼的观众席变得嘈杂起来。不少刚刚才回过神来的女士们,再一次变得有些目瞪口呆。而原本故作冷静的绅士们,眼中则开始闪速出兴奋的光辉。

与此同时站在安全区域的卫兵们,也顾不得会弄脏难得一穿的丝绸罩衫,飞身扑向那即将接近木栅栏的违规者。静静看着眼前那位被连拉带拽拖下场去,艾伦轻轻吐出了个词汇:“闹剧!”

“闹剧!”在比武场正南方的主席台上,满是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端着白银酒杯,随后摇头给出了同样的评价。

站在他身侧的大背头男子适时地问到:“伯爵大人您觉得是否该给他点教训?”

“算了!看在他之前奉献了那几场精彩的表演上,就这样吧!”这位伯爵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轻轻地摆了摆自己的两根手指。

得到答案的大背头男子,立刻就熟练地拍起了马屁:“您还真是仁慈呢!”

看着眼前那一边咆哮一边被卫兵们叉走的竞争对手,艾伦摘下头盔向观众席招手。银亮色的头发,被迎面而来的秋风不加修饰地拢在耳后,如狮鬃一般飘散。岁月似乎是停止了脚步,并没给他留下明显的痕迹,那水润的肌肤就像是最上等的羊脂白玉。

伴随着艾伦挥舞着的手臂,一阵花香迎面扑来。居高临下的那些女士们,虽然将自己的笑颜隐藏在羽扇之后。但那阵阵的娇声与灵动的瞳子,同她们抛出的鲜花一起来到艾伦的身畔。

可还没等其中的贵妇与小姐们,通过自己的侍女做出进一步的举动。成功控制了局面的主办方,立刻让那位留着小胡子的主持人出声:“挑战者艾伦先生获得胜利,您是否愿意开始接受挑战。”

“当然?我一定会赢到最后。”说着这话的艾伦,再次向管理台挥手。戴上了头盔的他又引来了一阵莺莺燕燕的娇声。

“那请下一位挑战者做好准备。”得到了答复的主持人,握着手中雕绘有白鸽的镂空圆球,让自己的声音遍布全场。

手握缰绳的艾伦调转马头,再次来到骑士对决的出发点。在那头盔狭窄的‘T’型视线之中,一个新的铁皮罐头也跨着自己的坐骑准备就绪。

在低沉的号角声后,战马奔腾烟尘四起,长枪之间彩旗依旧。伴随着清脆的响声,欢呼此起彼伏。感受着盾牌上传来的力量,艾伦在头盔下的嘴角微微上扬:‘这种程度的敌人,无法阻止我前进的步伐。’

和之前已经赛过几场的波西托不同。对于新的挑战者,艾伦并不了解他的实力。初次的试探之后,他才能够决定采取什么策略应敌——在打败眼前敌人的同时,不让接下来的敌人探清自己的虚实。

毕竟与其他的大多数参与者不同,艾伦并不是纯粹的武职。作为一名将大部分精力都用来追求真理的炼金术师;他靠着对药物、饮食还有身体的研究,来净化自身以达到不朽并且调和体内的平衡;由于提高了对于身体运作的认识,他可以发挥超乎常人的体能,乃至掌握了‘气’的应用。

但也正因为如此,艾伦在战斗技巧上的造诣,比不上那些长年专研此道的肌肉男们。所以他更需要隐藏实力,不让竞争者们探出他的虚实。以保证不会被人针对性地找出克制的办法。

在此刻的骑士竞技当中,为了获得贵族小姐的青睐或者不菲的奖金;参与者们在狭长场地上,玩着这种彼此用长杆互捅胸口的无聊游戏。实力稍差的成员或当场身亡,或之后因为伤病退出了这一行列。

对于上位者来说,这不仅能够中优中选优获得自己想要的人才,顺便也能够减少一些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可作为为数不多的晋升道路之一,即便是知道真相的参与者,也依旧乐此不疲。

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一次又一次的碰撞,让场内的气氛越发高涨。在1胜、2连胜、3连胜……中,看台上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绅士们面红耳赤地喘着粗气,就连淑女也拽着自己的丝绢手心冒汗。

而艾伦自身更是随着战斗,不断有力量从身体内涌现出来。整个人舒服的像经历了一场三温暖,全身的毛孔都展开了一样。

“还有没挑战者,还有没有挑战者?”再次清理完场地后,主持人呼唤着新的挑战者入场。可长久的沉默之后,留给他的只有那空无一人的候赛区。

‘既然没有挑战者,那么这一次比武大赛的冠军就是艾伦先生。”伴随着这一锤定音的话语,艾伦轻出了口气:“嘘,赢了。”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那股涌现全身体的力量汇聚胸膛,那是跳跃的嬗变之火在欢快的歌唱。当对自身力量的怀疑彻底烟消云散之后,他的炼金之路也踏入了新的阶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