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266555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嗜天

嗜天

嗜天

缺一杯 著

连载中 免费

一入魔道,终身为魔。以万人之身,铸我成魔之路。无尽的紫荆大陆,万族林立,一个饱受欺凌的人魔混血意外得到魔族功法,在茫茫的大陆之上,又会将引发怎样的腥风血雨,功法,神通,成魔之道,一切皆有可能。   

90.6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02

在线阅读
一入魔道,终身为魔。以万人之身,铸我成魔之路。无尽的紫荆大陆,万族林立,一个饱受欺凌的人魔混血意外得到魔族功法,在茫茫的大陆之上,又会将引发怎样的腥风血雨,功法,神通,成魔之道,一切皆有可能。   

免费阅读

酒馆很破,桌椅茶几破烂无比,堆满灰尘的房檐上挂满蜘蛛丝,夜间的冷风正从破烂的窗户纸里涌入酒馆,但在这种荒山野岭之中,酒馆的生意却十分火爆,不时传来客人的高喊。

“要是老子当时再等一等,那等小蛇的蛇胆定是入得我的囊中。”一个瘦弱猥琐的黑袍老人坐在角落对正和身边的人吹嘘。

“毒老怪,你莫吹牛,那青蛇最近已是修炼到后天顶峰,恐怕你又是被追着打了回来吧。”旁边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站起身来,嘲讽道。

那黑袍人听了此话,一时语塞,叹一口气慢慢坐下“可不就差那么一点。”

“那青蛇已经修炼到如此地步了?”

“听长生殿的人说那青蛇的蛇胆真有一举突破先天的功效。”

“可不是嘛,这老毒物抓了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突破先天?”

“修炼之路,又可只靠这些旁门左道,哼!”

周围的人或惊讶或惋惋惜或不屑,纷纷议论着百万大山中的那条青蛇。

“还有不是最近传出龙宇山出了一个叛贼吗”

“听说那个叛贼把宗门的秘宝盗走了,惹得宗主大怒吗,正在满山的找他”

“小二,再把酒添上!”

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对着正在酒馆里低着头走来走去忙着添酒倒茶的小二吼道。

迎面走来一个消瘦的孩子,瘦弱的手臂晃晃悠悠的提着茶壶,宽宽的袖子破破烂烂,裤子上也尽是补丁,在一群彪悍的大汉之间不停的穿梭着。

此时听到客人的声音,他调转过头去,只见他赫然生着一双红色的眼睛,清秀的面容上此时因为劳累而满脸汗珠。

“快点!”那高大魁梧满脸胡渣的汉子盯着他咆哮道。

他加快了步子,却不料在中途被其中一个人伸出脚,绊了一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壶掉在了地上,里面的酒全洒了出来,一圈汉子围着他开始大笑起来,接着整个酒馆也大笑起来。

刚才的汉子叫嚣怒骂道“你个杂种!连个酒壶都提不稳!”

说着便大步走上前,拎起被摔得鼻青脸肿的小二,一个巴掌拍在他脸上。

少年稚嫩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此时酒馆的老板娘从柜台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臃肿女人。

她摇晃着她那硕大滚圆的屁股,扭到男人身前,手上的手巾一挥,朝着男人抛了一个自认为妩媚的眼神。

“客官息怒,这小杂种笨手笨脚,还望客官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说完,还不忘扭一扭她水桶般的腰肢。

这个丑恶汉子听罢,一巴掌拍到老板娘的屁股上。

那硕大臃肿的臀部上挨了一巴掌,又惹得这个老板娘一阵娇羞的喘息。

“不要嘛……”

“哈哈哈哈哈哈!”

这大汉一手像拎小鸡一样的拎着少年,一手把老板娘拥入怀里。

酒馆里有的人摇头叹息,有的人低头不语,有的人不屑嘲笑,而更多的人和那汉子一样,发出粗狂而震耳欲聋得笑声。

那少年紧握着拳头,血红的眼睛里满是不甘和愤怒,他死死的盯着嚣张狂笑的丑恶汉子,却怎么也挣脱不开那只粗壮的铁手。

“哦呦,小杂种,你还敢瞪我!”

那大汉满脸的讥笑逐渐变为恼怒,又举起粗糙的大手,一巴掌拍了上来。

“啪!”

又是一个掌印印在少年的脸上,白稚的皮肤因为羞辱和疼痛涨红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小畜生,滚吧!”

他随手一甩,那少年便飞到了门外,重重地砸在了门框上,然后又“砰”的一声砸到地上,竟是昏了过去,一动不动。

酒馆里又和刚刚一样爆发出哄堂笑声,和老板娘咯咯咯的娇笑。

……

深夜,酒馆里已经没了客人,寂静的荒山之中不时传来野兽的咆哮声和呜呜声。

一阵冷风吹来,少年从地上缓缓的抬起头,诡异的血色眸子在黑夜里格外醒目,清秀的脸庞因为身体的疼痛而微微的扭曲,他木讷的摸着脸上的红色掌印,望着破烂的衣服和裤子,冰冷的眼神越发的冰冷了。

他慢慢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缓缓的拖着受伤的身体朝着酒馆旁边的低矮草堆走去。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像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就连他自己也是如此,他从记事起便在这个酒馆打杂,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就这样十四年就过去了。

别人和他说他是杂种,他便也信了,就因为他的红色的眸子。

这双眸子不仅带来别人的讥笑嘲讽,更带来辱骂和鞭打。

没人看得起半魔半人的异类,人和魔本就是对立的两个种族,在整片紫荆大陆上,混血的地位低于任何一个种族,他们一般被当做像他一样的佣人,或者是奴隶。

没人会同情杂种,因为他们既不被人族接纳,也不被魔族认可。

何处又容得下我呢。

他躺在稻草上抬起头来,望着深夜里无边的璀璨的星辰。

身体的疼痛,却远远不及内心的酸楚。

他的父亲是谁,是人,还是魔,母亲呢?

他们是为何抛下自己?

若是因为这世间不容异类的存在,又为何把自己生下来呢?

想到这里,少年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这么多年以来,来往的客人们大都是些在刀口舔血的佣兵,或者想要求一份机缘而深入大山的亡命之徒。

每当人们看见他那妖异的双眼时,有的讥讽,有的嘲笑,更有甚者还会一口口水喷来。

没人在意一间小小的酒馆里的小二,况且这个小二还是个人魔,无名无姓。

一阵困意袭来,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翌日清晨,无名早早地被寒霜冻醒,睁开眼后,便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他脸上的伤痕已经好了,拥有魔族血脉的他,恢复能力和一般的魔族无异。

酒馆的老板娘早早地便守在酒馆里,看到无名一摇一晃的从屋外走进来,心中莫名恼火。

“你个小畜生!不早早的起来干活反而给我偷懒!老娘不拍死你!”

说着便走上前来,一巴掌朝着无名拍过来。

“啪!”

无名刚复原的脸上又多了一个巴掌印。

他死死的瞪着这个丑恶的婆娘,血红的眼里满是憎恨。

“你瞪!我让你瞪!”

啪!

啪!

啪!

又是几个巴掌接连不断的拍了下来。

“滚去打扫!”

老板娘似乎打到脱力了,最后喘着粗气打下最后一个巴掌,咆哮着把他吆喝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